誠信為本,市場在變,誠信永遠不變...

新聞百科

作郡廬山下,九水匯江湖

作郡廬山下,九水匯江湖(圖1)

《尚書·禹貢》中有“九江孔殷”一語,即說長江湘鄂贛段,支流派生,水網密布。
秦設九江郡,該郡境域廣袤,北起淮河南岸,向南跨過長江,并溯游而上涵蓋贛江全流域,都是多水之地。不過這郡的治所在安徽壽縣,今九江市雖在此郡之內,卻非核心區域。
古文中“三”常作虛數,意為“多”,而“九”為虛指,就是“極多”之意,循名思義,“九江”自然是指江河浩瀚。
漢代九江郡北縮至皖省江淮之間,南部析設數郡,今九江市域屬從中分出的豫章、廬江等郡,市區屬柴桑、尋陽等縣。之后的政區變化紛亂復雜,又出現了江州等建制。白居易《琵琶行》中“潯陽江頭”“江州司馬”等語,便是由此而來。
《元和郡縣圖志》記,隋代“大業三年,罷江州為九江郡”,下轄尋陽、彭澤、都昌三縣,從此這里開始冠上“九江”之名。唐代尋陽縣加三點水,始稱潯陽。南唐改潯陽縣為德化縣。至民國,因與福建德化縣同名,改稱九江縣。
九江的筑城史較早,按《讀史方輿紀要》所稱“蓋隋、唐間筑”,后世雖對城墻多有修補,但至明初已不復舊跡。洪武二十二年(1389年),此地調軍駐防設九江衛時,只在臨近江岸的東北角修筑磚墻,其它地方則僅挖濠立柵聊作“城墻”。嘉靖《九江府志》記,“宣德間,知府余福以西北二隅削進,南隅補高”,這才大致形成了明清九江老城墻的格局。
明清的老城墻形似半圓,沿江并行的北城墻是底邊,從東西兩端向南延伸,在南湖北岸到達圓弧頂點,合而為一。初時有五座城門,分別是東西南北和東北門,清代城南和城東又各增開了一座城門,總共七座城門。1923年拆城墻,在原址修濱江路和環城路。
《九江市志》載,“原環城路南段南門口至盧峰南路425米,1981年并入南湖路”,所以這三條道路就是舊時城墻基址,兩者走向嚴絲合縫。若想感受老城的規模,沿著走上一走便可知曉大概,途中還能欣賞長江與甘棠湖南湖的美景。東城墻拆得較晚,據說在171醫院還留有一段殘墻。查看英國陸軍部于20世紀初實測繪制的《九江地圖》,東城墻走向略微曲折,大致在今灌嬰路西側。七座城門分別位于今大中路、李公堤、新公園路、潯陽東路、171醫院東、灌嬰路西北和柴桑路口。

英國人于20世紀初實測繪制的《九江地圖》

英國人于20世紀初實測繪制的《九江地圖》

城北的長江從西面高原傾流而下,到這已奔騰一萬多里,渾身是勁,蓄滿了浩渺大水,因此,南北兩岸湖泊星羅棋布。九江老城就這樣被長江湖水包圍著,水廣池深,連護城河都省了。城北直面長江,城西、南兩側是甘棠湖與南湖,城東北是老鸛塘,只有城東南因是丘陵而無寬闊水體。
老鸛塘今天已經消失,南湖東部也被填了不少,好在大部分還在,湖光旖旎,夜景尤是清秀。《方輿勝覽》記:“南湖,刺史李君浚之,蓄水為湖。”這位李君名渤,唐穆宗時任江州刺史。李渤疏浚南湖后,在湖上筑堤,方便行旅往來,時人感念他的功績,將此堤命名為李公堤,堤中段的橋稱作思賢橋。
浚湖筑堤的事興許還太小,不足以上正史。《舊唐書》對李渤江州任上的事只記了一件,當地因旱致災,他上疏請免錢糧。上疏免糧是求救,浚湖蓄水是自救,多管齊下,這場災救得想必卓有成效。因為九江人從此將李公堤北的水面改稱甘棠湖,取《詩經·甘棠》感思賢人之意。穿行堤內,兩側波光粼粼,堤上綠樹成蔭,環境清幽,別是雅致。
堤中還有座天花宮,供奉送子娘娘,是民間祈子神廟,時間久了又成了佛家寺院,外面掛著觀音閣的牌匾,觀音送子,也算殊途同歸。湖、堤、橋、閣依次相連,宛如水墨,湖青堤綠,為九江城平添一分寧雅。
甘棠湖北正對西門口,歷來是九江城熱鬧的商業街市,不過湖中的煙水亭卻是從來不屑這份喧囂,總是恰然獨坐,自取一水寧靜。因是在鬧市邊上,人來人往,加之湖面又廣,視野也好,所以無論在街上哪個角落,抬眼都能望見這片浮在水上怡然自得的白墻灰瓦。見得人多了,自然成了老九江城的標志。

甘棠湖

甘棠湖

甘棠湖資料圖

甘棠湖

這片亭臺初名“浸月亭”,始建于唐代,現存的亭臺多建于天平天國之后的同光年間。當然,故事不能只滿足于白樂天的“別時茫茫江浸月”,還得往前追溯,追不到召公棠梨,也得追到三國風流,于是就有傳言此處是周郎點將臺。
看著這靜好湖面,“亂石穿空,驚濤拍岸”的大陣仗恐怕難以得見,但“小喬初嫁了”的戲碼還是可以演上一演。湖南天花宮就另有傳說是小喬的梳妝樓,兩廂呼應,豪杰英姿,美人天香,這湖水的溫婉又深了一層。

煙水亭

煙水亭

長江沿岸除多水外,還多丘陵,從江岸往南,漸行漸高。城南不遠就是廬山,立在城內高處便能望見山影,朦朧遮面,云霧千喚。回首望向城內,漸矮的山丘從東門口伸入,一直延伸到城西北臨近江岸處的延支山。
如今已難見延支山的全貌,只能從都天巷內的幾幢屋子上勉強辨認出些痕跡。屋子建在一人多高的基巖之上,大概就是延支山殘留的山體了。過去的建筑技術不夠發達,拿城東的丘陵沒什么辦法,所以一直到民國,城內北司路以東仍舊是一片曠寥,只有幾處兵營孤獨堅守。不比西門口的張袂成陰,摩肩擦踵,舊時的東門口仿如孤坐山崖的苦修士,寂靜地立在高處,默默凝視九江城,守著一方的平安。
現代的建筑早已不把這些小丘陵放在眼里,街區覆蓋并且遠遠超出城墻的范圍,也只有從九江七中的操場還能略略看出這些丘陵曾經的“高聳”。不過,若是騎腳踏車沿著老城墻所在的南湖路,從大東門到小南門,依然可以感受到它們殘存的“驕傲”。全程竟都是不用踏腳的,一路的斜坡迎著微風就能把你送到南湖邊。

建在延支山殘基上房子

建在延支山殘基上房子

城東的丘陵把街區擠壓到了城西,使這一帶自然而然地成為了九江城的起源之地。
《元和郡縣圖志》里講述了一個故事,漢初灌嬰曾在此地筑城,數百年后吳大帝孫權帶兵至此,挖出了當年灌嬰城里的一口古井,井中還有“當為應運者所開”等文字。意思是說挖出這口井的人當有做皇帝的運勢。故事的玩味之處在于,開挖的位置是孫權自己定的,那么哪里會出現“應運”的文字,他豈不是早已知之。如此想來這就是一條標標準準的讖緯之言。

灌嬰井,即“浪井”資料圖。

灌嬰井,即“浪井”

故事的真假暫且擱在一邊,既然能被《元和郡縣圖志》記載,那就說明最晚在唐代,這塊地方已是非常喧囂熱鬧了。中晚唐時代,市民階層逐漸興起,城市生活越發豐富,這類有助于茶余飯后消磨時光的“城市傳說”如同雨后春筍般蓬勃生長。能有這樣的“傳說”流傳而出,也從側面說明了當時九江城西城市化的發達。除了讖緯之言外,這口井還有個奇特之處就是振動頻率與長江一致,每當江里起風浪,井水也跟著涌動。李白曾為此留詩“浪動灌嬰井,尋陽江上風。”《太平寰宇記》說當地人因此將這口井稱為“浪井”。無論傳言如何,這口井的確成了九江城目前所知最早的古跡。
城西的熱鬧不只在城內,也在城外。嘉靖《九江府志》把城內的主街稱之為“十字街”,但具體記錄的卻是一組包含十字西北街、十字西南街,而無北街的“大”字形結構路網。五條大街中的三條在城西,十字東街又通向當時的北門,所以實際情況中,東門和東北門并沒有主街相通,城東與城西的區別可見一般。而西門外也早已發育出了由三條大街組成的“丁字街”,比起城內的五條大街不遑多讓。
西門外商業之盛,以至于明代景泰年間就在這里設鈔關,用來收受商稅。到近代城市更新,城墻拆除之后,城內東西大街與西門外大街連為一體。為紀念孫中山,這條新馬路被命名為大中路。憑借長久以來的商業傳統,升級改造過的新馬路迅速躍為贛北首屈一指的商業街,一直延續至今,仍然是九江最繁華之地。

九江,(大中路)中洋街口資料圖

九江,(大中路)中洋街口

大中路西側是九江英租界。第二次鴉片戰爭之后的《中英天津條約》允許英國人在自漢口以下的長江沿岸挑選三處地方作為通商口岸。位于中游漢口和下游南京中間的九江自然就成為英國人的不二選擇。
他們選擇接著城西繁華街區繼續往西建屋筑路,租界不大,北臨長江,內部只有一組十字街,房屋排布倒是整齊。借著日本臺灣銀行、領事館和英國亞細亞公寓等不多的幾幢被保留下來的老建筑,這里被辟為九江租界舊址博物館,成了追憶九江城史的去處之一。
開埠后的九江集“贛江-鄱陽湖”與長江交匯點的水運優勢,取代江西省內原有的貿易網絡,成為新的貿易中心。細看江西省地圖便會發現,江西是以“贛江-鄱陽湖”流域而設省的單一地理單元,贛江水系伸入全省各個角落,又匯集到鄱陽湖,于是連通長江的鄱陽湖口就成了出省最為便捷的通道。處于長江與鄱陽湖口之間的九江,挾列強開埠的威勢,成為全省最重要的對外貿易口岸就并不意外了。
但九江的貿易成就也不全靠開埠而來,《嘉慶重修一統志》引晉代《地道記》中就說九江以交通優勢“來商納賈,亦一都會。”晚清民國之時,九江位列全國四大米市、四大茶市,為這句話作了精詳的批注。現今九江段的長江仍是船行如織,往來運貨的船只多不勝數,并且已有了兩座跨江大橋,連帶著對岸湖北的小池鎮也是高樓聳立。

今日,長江九江段往來如織的船只。

今日,長江九江段往來如織的船只。

1916年,連接南昌和九江的南潯鐵路通車,更進一步確立了九江交通運輸的優勢。火車站設在租界西側的龍開河西岸,延續著九江城沿長江向西發展的城市格局。這里迅速成為了新興工業區,各種近代工業元素林立,有電廠、有紗廠、有碼頭、有鐵路,甚至還有小型飛機場。龍開河灣口地帶一馬路、二馬路、三馬路、前緯路、中緯路、后緯路組成的新街區,整齊簡潔,被完整保留至今。
龍開河今已填河筑路,路名即取自河名。該河曾是城西的一條重要航道,當年徐霞客在日記中就記述自己是從龍開河坐船去的廬山。1931年,南潯鐵路公司出資的龍開河鐵橋竣工,一時成為九江城近代化的地標建筑。按《嘉慶重修一統志》記載,這里在宋代既已有浮橋,清代時配備載橋之船12條,并派4名橋夫管理。待龍開河被填,橋梁也被拆除,惟有“新橋頭”的地名與每日如潮的人流還在證明此處長久以來都是交通要道。
近代日本人所繪的九江地圖,租界西側的新興工業區,各種近代工業元素林立,有電廠、有紗廠、有碼頭、有鐵路,甚至還有小型飛機場。龍開河灣口地帶一馬路、二馬路、三馬路、前緯路、中緯路、后緯路組成的新街區,整齊簡潔。

作郡廬山下,九水匯江湖(圖10)

誠如九江的名字,這座城市始終離不開長江,一千多年的延綿伸展,最終形成了沿江排布的城市格局,成為一座以航運貿易知名的城市。也許正如此,九江似乎只是座過路城市,猶如驛站,雖人來人往,卻留不下什么。人們或東去寧滬、西往武漢、南上廬山,真正落腳的聊聊無幾,連說的話都是江北的江淮官話,使人恍惚間以為是在北方。

明代鎖江塔

明代鎖江塔

江邊的琵琶亭、潯陽樓、鎖江樓等諸多“名勝”都不過是二十多年的芳華,只有鎖江塔算是明清舊物,真可說沒有什么歷史底蘊留下來。好在九江人似乎也不在乎這些,他們更務實些,城市仍舊沿著長江生長,東西兩側開發區熱火朝天,東郊的石化工業欣欣向榮。

免責聲明:凡標注轉載/編譯字樣內容并非本站原創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收縮
中育普德心理設備廠家
四虎国产精品免费久久